母癡呆父殘障!12歲女孩獨自「靠撿回收」抗起家計,照顧妹妹,被同學嘲笑「垃圾女孩」卻從不氣餒,有錢就可以給妹妹買彩筆了

我走路带风 2021/11/05 檢舉 我要評論

 

12歲一個本該無憂無慮的年紀,卻早早承受著成人才有的生活壓力。

初春的農村,屋裡比屋外要冷不少,艷艷每天早晨都會早起,砸好煤塊,把火炕燒熱。

「同學們喝完的飲料瓶有很多,我踩扁了就裝進書包帶回家,等到放學路上再撿一些。以前有人笑我是「垃圾女孩」,這怎麼能是垃圾呢?攢著攢著就能賣錢,就能給妹妹買盒彩筆,我也能買新本子了,我不覺得丟人!」

艷艷今年12歲,家在山東一座海濱小城的平凡小村莊。艷艷有著在她這個年齡不該有的成熟和老練,幹起活來像極了有著豐富生活經驗的大人。

艷艷的爸爸名叫王東林,2014年的一場交通事故讓他再也無法正常行走和站立,被評定為二級肢體殘障。

「我出事的時候艷艷才5歲,她妹妹才剛剛出生40天。地裡不忙的時候我就去鎮上的工地做工,每天騎著摩托車上下班。說了也怪,那天晚上路上一個人沒有,不知道怎麼就撞樹上了。」王東林緊皺著眉頭說。

因為是自己出了事故,醫療費只能自行承擔,說到這,王東林哽咽。「家裡一下子沒了收入,還拉了不少外債,從那之後這個5歲的妮子就開始當家,連她學校的老師們都知道,只要艷艷請假,一定是帶我或者帶她爺爺奶奶去醫院了。」

因為家裡條件不好,王東林33歲都沒有成家,在村裡常被人指指點點。2007年,在親戚的介紹下,他與妻子相識,第二年兩人結婚,次年生下艷艷。雖然艷艷媽媽智力有些障礙不能外出做工,但還能在村裡撿些廢品,幫扶著老人一起照顧孩子。「該說我得感謝她,給我生了兩個好閨女。」王東林說。

「爸爸出事的時候妹妹太小了,媽媽不會哄妹妹,爸爸傷沒好只能躺在床上。爺爺奶奶一上山幹活妹妹就哭個不停,我就學奶奶的辦法哄她,哭了我就抱著她到處溜達,餓了就給她沖奶粉,後來我才知道那不是嬰兒奶粉,是大人喝的,10塊錢一袋,每次我都想偷喝一口,但是捨不得。」艷艷看著妹妹說。

「每次我幹活的時候都會想起奶奶,洗衣服、做飯、針線活都是奶奶教給我的。我8歲的時候爺爺肝癌走了,他肚子腫得很大,但捨不得吃藥,也不去醫院,」說到這,艷艷哽咽,「奶奶只有一隻胳膊,但是她什麼都能幹,把這個家整理的乾乾淨淨。」

2020年春節後不久,艷艷奶奶的肺癌病情加重,躺在炕上起不來,「奶奶從來不和我說她難受,我記得那天她說她想一個人『躲』起來清凈清凈,忙活了一輩子太累了。」說完,艷艷落淚,「奶奶拉著我的手,想張嘴卻不能出聲,閉上眼睛再也沒睜開。」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
第1頁第2頁

奶奶走後,家裡裡裡外外的活都是艷艷幹,但這絲毫沒有影響她的學習成績,始終保持在班級前三年級前十。

「我喜歡學歷史,因為從小沒人給我講故事,讀歷史就像在聽故事。我最想要一本課外書,一本就行。」艷艷笑著說。

因為胳膊不能伸直,王東林穿衣服需要別人協助。說起兩個女兒,他緊皺的眉頭漸漸鬆開,他說這是老天給他最好的禮物,但是兩個孩子成績都不錯,家裡雖然有低保,但是他和妻子每月都要吃藥,還要攢錢還之前欠下的近十萬元外債,生活壓力非常大。

「如果有一天我真的能上大學,將來一定會做個對社會有用的人。但如果家裡只能供一個人念書的話,那我願意去做工,讓妹妹實現她的夢想,因為我是姐姐啊!」艷艷眼含著淚,笑著說。



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