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兒子上學19年!丈夫病逝兒子肌無力,堅強媽一肩扛起整個家,「發燒腳像灌了鉛」兒淚奔,媽媽:只有我還能背,願意一直背下去

我走路带风 2021/09/18 檢舉 我要評論

 

別怕!媽媽就是你的雙腿!媽媽背癱瘓兒子上學,一背就是19年,真摯母愛,讓人動容~

主人公叫韋慧娟,大陸浙江省磐安縣玉山鎮林宅村的一名普通婦女,兒子李一行,十個月大的時候,孩子忽然發起高燒,韋慧娟帶著孩子前往省城醫院,診斷是瘺管發炎,馬上做了瘺管切除手術。

然而李一行3歲多,雙腿變形、肌肉無力,根本不會走路,從那天起,韋慧娟開始背著兒子上學,從幼稚園背進國小,背進國中,背進高中和大學,兒子以690分的大學聯考成績被浙大錄取。

韋慧娟曾帶著兒子四處求醫,醫生診斷,是脊髓栓系綜合征,孩子部分神經粘合在一起,無法站立行走。

2005年,韋慧娟的丈夫被確診為原發性肺動脈高壓,幾乎不能照顧自己,最終在2008年的時候留下她們母子去了。

這3年,是她最難熬的時候,但每次看到兒子,她就告訴自己要堅持。

韋慧娟說兒子雖然腿腳不方便,但她總是鼓勵他去上學,不上學,沒人和他交流,人容易自閉。

讓他上學,就是希望他多接觸同齡人,讓他融入環境。

在學校,兒子上廁所是個大問題,韋慧娟就買了很多尿不濕,一天換三次。

從兒子幼稚園開始,韋慧娟記不清買了多少片。

兒子說,這東西綁著難受。

但,韋慧娟沒有辦法。

2012年李一行以553分的成績被省重點中學磐安中學錄取,韋慧娟為此高興了一整個夏天。

進了高中,韋慧娟依然背著兒子上學,這條路上她一天背著兒子來回四次,上高一那年,學業驟然變緊,韋慧娟每天的安排更加緊張,上學的道路更加艱辛。

冬天的時候,天還是黑的,李一行趴在媽媽背上拿著手電筒照路。

如果下雨或是下雪,就要一隻手拿手電筒,一隻手拿傘。

李一行和所有同齡孩子一樣,熱愛生活、心懷夢想。

他從未感受過奔跑的玩命關頭,但他卻用自己的方式詮釋了另一種激情昂揚的青春。

韋慧娟說,給孩子取名叫「一行」,源自「一行到此水西流」的碑文。

傳說唐朝一位法號「一行」的天文學家,不遠萬裡到此求教,幾年跋山涉水最終完成天文學巨著《大衍曆》,上蒼為他的精神感動,本來向東流的水都倒流向西了。

2015年6月7日,韋慧娟親自把兒子背進了大學聯考考場,大學聯考成績揭曉當日,李一行和媽媽一起守在電腦前焦急地等待,當得知兒子取得了690分的好成績時,韋慧娟說: 「兒子給了幫助過他的人一個較好的答案。」語文112分、數學127分、英語130分、理綜268分、自選模塊58分,位列理科全縣第四名。

兒子考出好成績,這個不愛多說話的媽媽臉上除了笑容,已經容不下別的東西。

李一行不出意外的被浙江大學錄取了!這是李一行夢寐以求的學習,韋慧娟說:「我願意繼續背著他念完大學,甚至是碩士、博士。」兒子的執著讓韋慧娟更有信心。

當然,這麼多年,韋慧娟的肩膀不是銅牆鐵壁,她也有累的時候,也有老的時候。

李一行作為家裡唯一的男子漢,也想給媽媽最好的愛。

李一行讀高一的時候,有一次,韋慧娟身體發燒,腳沉得像灌了鉛一樣,李一行發現上樓梯特別慢,就說: 「媽媽,你放我下來吧,我自己能行。

李一行在母親彎曲的腰背上看到了母親的艱難,韋慧娟真想把兒子放下來歇一歇,聽到這句話時,她鼻子一酸,眼淚在眼眶裡直轉。

「只要我還能背,他還讓我背,就證明我們都還活著。」這就是韋慧娟的幸福。

19年,228個月,6859個小時,30000多次的手抱肩背,韋慧娟用她並不堅實粗壯的手臂和肩膀撐起了孩子的求學路,讓兒子實現多年的夙願。

《詩經》有言:「父兮生我,母兮鞠我,撫我畜我,長我育我, 顧我複我。」

這世間,唯有一種愛,是不以回報為前提,不因距離和歲月而消磨,那便是母親對子女之愛。

女本柔弱,為母則剛,願意為你赴湯蹈火的,除了母親還有誰呢?

李一行 雖然是不幸的,他身有疾病;但李一行是幸運的,他擁有一個偉大的媽媽。

恰如一句話所說:「世界上的一切都有可能是空的,唯有母愛是真的,永恆的,不滅的。」

母親偉大,為孩子付出一切,甚至能為孩子放棄生命。

母愛就是這樣一種,能讓你肆意索取、任意享用,卻不要你付出任何回報的愛。

希望趁我們還有機會孝順母親,讓我們好好的陪陪她們吧。

莫讓子欲養而親不待,成為我們最大的遺憾。



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